武当山游之并不是立意想去逃票

时间:2014-10-11 15:06:5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并不是立意想去逃票的,只是在出发前网上随便逛了逛,看到有人邀约就应了一声,而从前一站襄阳过去时间又正好赶趟,故而成行,自己都有点意外。

  从襄阳到武当的火车下午三点钟到,打电话给小刘,他说他已经到了,在附近的旅馆里,又等了一个小时,另一趟车过来的老李也到了,之前邀约的人到齐碰头,合计共四人,我,老李,小刘及其GF,在从火车站向外走时,又有两个结伴来玩的女学生林和邱想加入我们,于是队伍变成六人。

  一行人没有一个之前来过武当,全凭小刘在网上查的逃票线路。从火车站找了辆车载我们到五龙宫山脚,本来原定计划让他载我们到五龙宫,从那里开始登山,进了南岩景区后算是逃票成功,但司机说现在五龙宫一侧的行人线路快要竣工,有守门的,寻常车辆已经进不去,只能送我们到马路边,上山的路得靠自己了。

  下车后,往山一侧看去,就可以看到有一条马路进山,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就有电动闸门拦路,于是我们从马路边下去,企图沿一条小溪绕过闸门,结果在离闸门二十米的地方停住了,因为发现,那样走法还得绕过一个村子,路太远。商讨后,决定直接从闸门通过,也许它只拦车不拦人呢。

  老李先走,只见他背着包施施然就通过了闸门,也没人管,于是我们一个个鱼贯而过,顺利开始了进山的第一步。

  过了闸门没多远,看到路牌指示,一条马路直到五龙宫,距离是十六公里,而此时已经下午五点钟,我估算了一下同队人的脚程,有点担心,三个女的都没怎么走过户外(其中两位学生妹妹还穿得很休闲),顺利的话,起码得四个小时到五龙宫,而从那里开始登山,大概还得四五个小时,从之前看到过的攻略上,那边还会有些悬崖青苔一类的险路,夜里走险路,这本就不安全,更要命的是只有我和小刘带了电筒。但已经上路,怎么着也不能退缩,于是,走!尽管有点惴惴不安。

  走了大概半小时,居然有辆车超过了我们,而且不是运物上山的,双方都有点惊异,车停下,一问才知,原来路上还有个村子,这车是送人回村的。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听说我们要步行去五龙宫后再登山,有点瞠目结舌,说路好远。

  继续再走了一段,那辆车送完人折返,被我们再次拦下,好说歹说讲好价,答应送我们到五龙宫。山路曲折,比预计中的还要远,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这里已经是马路尽头,接下来就只能靠步行了。暗自庆幸,原先的估计过于乐观,如果没有这辆车的话,步行到这里起码五个小时,在那种体力下再登山,大概可以直接看日出了。

  此时已经傍晚六点,所幸这个季节,天还未见黑,向路边施工的工人问路,他说大概三四个小时可以到大坝(过了大坝就离南岩不远了),正式开始登山。

  走了片刻就到了一片残垣处,从这里分岔,一边去往五龙宫,一边则是登山的路,五龙宫一度是武当山最大的宫观,曾经是药王孙思邈和陈抟老祖修炼之地,可惜数度毁于兵燹,现在只残余下很小一部分,并未对游人开放,目前不是武当门票的景点范围,如果是白天经过,我肯定要去看看,可惜现在时间不允许,只能擦身而过了。

  根据规划,从五龙宫到南岩段也要纳入景区范围,所以一路都是行人步道,倒不难走,而且今日天阴,不热,一路又都有溪流,景致还不错,如果没有负重的话,还算惬意,可惜我和小刘都背了大包:(。走了一个小时,又看到有筑路工人的帐篷,过去问路,说是还得三四个小时才能到大坝,合着走了半天竟是寸功未竞,这让大伙挺有挫折感。

\
 

  此时天已擦黑,找地方稍微歇息了会儿吃点东西就赶紧上路,因为不知道确切还要走多久,也不知道是否一直都能那么好走。再走了一个小时,天已黑,我和小刘拿出电筒,一前一后,循路而行。山里的夜寂静得连虫鸣都没有,只有我们一行人的脚步声。

  又走了两个小时,也没经过传说中的悬崖,一路都是已经修葺近乎完工的行人步道,毫无征兆地,发现我们已经来到了大坝上。时间是晚上九点,大伙都兴奋起来,也放松下来,觉得目标近在眼前。

  探明了路,继续前行,但是小刘的GF体力开始不济,走一小段就要歇一歇,到后来,连续的往上爬升更是快把她给击垮了,每一次歇的时间比走的时间还久。就在她接近崩溃的边缘,我们终于看到了景区的指示牌,也就是说,真的快到南岩了!

  指示牌上显示到南岩只有一两公里,大家松了口气,休息了半小时才上路(后来证明,武当山的路牌没有一个是准确的),其间还发现不远处的一个高大上的厕所,到厕所的洗手池补了点水,听上去有点恶心,但那水估计是山泉水,比城市里的自来水清冽得多。

  足足又走了一个小时,才终于看到灯光!

  小刘背了帐篷,他和GF要露营,我们四人则去找住处,因正好碰到中秋假期,游客很多,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间类似地下室的小客栈,条件简陋,不过,有床睡,还有热水洗澡,知足了。

  累了那么久,我建议好好吃一餐,休息一下,结果所有人都反对,说太累只想赶紧睡觉,明天半夜还得起身去登金顶看日出,我本来就没想来看日出,不过既然是集体行动,也就只好从众,胡乱吃了点所带的干粮,就上床睡觉,而此时,已经子夜。

  凌晨三点,最热衷于看日出的老李起床,首先吵醒了我及隔壁的两位美眉,又打电话叫醒了露营的小刘他俩,果然如我所料,众口一词都说太累,要休息,天亮再去。老李只好精神抖擞地自己出门,片刻后回转来,说外面真冷,还是睡觉吧,睡了五分钟,又说好容易来一次,怎么着也得去看看,加了件衣服又出去了。

  早上六点来钟,起床洗漱完毕并和小刘他们会合后,迎着朝阳晨霭,大家正在吃早餐,老李打电话来说他已经到金顶了,不过他妈的今天雾太大,没看到日出,于是我们都欣慰地笑了……

\
 

  从南岩登金顶的路有两条,清代神道据说较短,好走些,而明代神道按某攻略的说法是“给练过武功的道人走的”,我们都不大相信,而且今天没有负重,想来不会有昨天那么惨,于是果断选择明神道方向。

  雾重霜浓,行走山间很有几分仙境的味道。预估三个多小时可以到,大家也不着急,慢慢赏玩,且由老李在金顶等着。

  走了半个多小时,经过南天门之后,有一侧去向稍显破落的太常观,另一侧就是南岩宫了。这是武当山历史上最重要的道士之一张守清穷二十余年之力营造出来的宫观,建于峭壁之间。元代的张守清因为数次奉诏求雨灵验,深得皇室器重,皇太后亲自拿出私房钱给他建天乙真庆宫,而他也借机广纳门徒,“以道贯一,十方皈响,四海流传”,终于大兴武当。各种宗教崛起的历史,无一不和政治挂钩,究竟是“统治者利用宗教”还是“宗教利用统治者”倒也难说。

  越过龟碑亭、甘露井和玄帝殿后,沿着神道,就来到了真正位于绝壁之上的宫观,首先是“寿福康宁”四字石刻,这四个字笔法统一,也总被连在一起讲,其实却并非同一人所书,也非同时刻就,而且还牵涉了一位官员政治生涯的浮沉。明代,小吏夏言因为上书“分祀天地”,而被信道的嘉靖帝赏识,平步青云一直做到礼部尚书。为了向皇帝表忠心,他派弟子王顒到武当祭祀真武并镌自己手书的“天子万年”,王顒顺便镌了个“寿”字,向嘉靖帝祝寿的意思。夏的风头曾经一时无俩,被加封人臣之中的极限称号上柱国,整个大明朝仅此一人(连张居正都是死后才被封)。可惜后来被继位首辅的严嵩陷害,遭罢黜,他心中苦闷,于是手书“福康宁”三个字送上了武当山,镌于他弟子王顒的“寿”字旁,祈祷真武大帝能助他转祸为福健康安宁。可能真武真的听到了他的许愿,他居然奇迹般地官复原职,重回内阁。可惜,他不吸取教训,依然刚直,不买奸相严嵩的帐,所以,数年之后,被严嵩再次陷害,落得个绞首弃市的结局。比对这美好的四个字和夏言的经历,充满了一种怪异的讽刺感,还是那句老话,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
 

  再往前行,进了两仪殿,有两块石碑上刻的是沐昕手书的“南岩”二字,字体工整,四平八稳。沐昕是明朝开国元勋沐英的儿子,永乐大帝的驸马,受朱棣敕命,耗时九年建造了和北京紫禁城相呼应的武当山紫金城,使武当山以皇家道场的身份一跃而成为道教圣地,实现了张三丰“武当异日必大兴”的预言,算起来可以给他颁个对武当山“突出贡献”奖。

  南岩宫最有名的当数那凌空虚蹑的“龙头香”,两米多长三十厘米宽的石雕龙身伸出峭壁之外,龙头朝向金顶,上放置一小香炉,而龙头下就是万丈深壑,看着都觉得胆寒,要去上面敬香,得要多大的勇气和多虔敬的心?不知以前是否真摔死过人,据说从清康熙年间就禁烧龙头香了。

\
 

  张守清的天乙真庆宫是石雕仿木结构,所有的横梁斗拱门窗都是石雕而成,刻工精细,不愧杰作。

  在南岩宫赏玩了一个来小时,又继续往金顶方向进发,上上下下几轮台阶之后,发现路似曾相识,当看到那个高大上的厕所,才知道,我们来到了昨天夜里经过的路口。此时,有工人正在换指示牌上的地图,昨天我们看到的从五龙宫到南岩这段还标的是虚线,今天的新图已经换成实线了,莫非那段路今天已经正式开通要收门票了?那样的话,我们有幸成为最后一批逃票者。大家相视一笑,暗道好运。

  十点钟,我们来到了“榔梅祠”。对于榔梅,以前读《徐霞客游记》时就很好奇,他的《游太和山记》中,反复提到这种东西,说榔和梅本是两种植物,玄帝“插梅寄榔”(用现代的说法也就是嫁接),才“成此异种”。而且获得很困难,道士们都不肯给他,说此物是禁物,带出山的话,会家破人亡的,他在山中二十余日,想尽办法一共才得到数枚,而此物“形侔金桔,漉以蜂液,金相玉质,非凡品也”。后来才知道,原来榔梅是专供皇家的,本来也就只有武当山才有,只是向来很少结果,朱棣登基后,久花无实的榔梅竟然结果了,道士李素玺把此消息上报京城并携果进贡,永乐帝甚喜,认为这是瑞兆,表明他的夺位之举是受天眷顾的,于是敕建榔梅祠,以谢神贶,此后,榔梅也成为贡品。怪道徐霞客求之不得呢,御用的东西谁敢随便给他啊。

  现在的榔梅祠,除了重修的祠堂和一些庙房外,就只有一株其貌不扬的小树,上面挂着牌子写明“榔梅树”。传说武当山的榔梅树已绝迹多年,幸好当年安徽齐云山道士访武当时,获赠了树种,这种珍贵的植物才不致灭绝,这株是从齐云山引种回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还会不会结果?

\
 

  从榔梅祠开始是明神道和清神道的分岔口,我们在榔梅祠旁的村子里吃了碗凉粉,正准备上路,老李的电话又来了,他已经等得不耐烦,在下金顶的途中了,于是约好等我们下来后在南岩的旅馆碰头。

(责编:武当369)

分享到:
关键词:武当山 立意 逃票

武当商城

旅游纪念品 特产 食品茶酒 服饰鞋包 运动户外

推荐阅读

精彩专题

太极湖畔视听盛宴《新太极武当》

太极湖畔视听盛宴《新太极武当

所属频道:影视专题

信息发布:武当369

上线日期:2014-03-28

今日团购

1220人已购买原价¥0折扣4.5折

0

热点排行

精彩图赏

热门活动

秋游武当 初探武当三两日 问道怡情山水间

秋游武当 初探武当三两日

跨越600年的历史与传说,直入云峰的金顶与险峰,神秘...参与活动

武当山游之并不是立意想去逃票

武当山游之并不是立意想去

并不是立意想去逃票的,只是在出发前网上随便逛了逛,...参与活动

武当行之灵秀武当

武当行之灵秀武当

看到了央视百川百山行播出的关于武当山的纪录片时,就...参与活动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武当山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武当

武当山位于武汉十堰,而十堰又是伴随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参与活动

Copyright 2014 武当山门户网, Inc.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204156号